【谭赵】冤家路窄 (01)

 勉强蹭一个关键词好吗,虽然又晚了……

关键词:劳动节

 

 

  小赵医生跟谭老板好上之后并没有像谭老板预料的一样搬过来和他一起住,他照样是每天回他东环路的小窝,就算两个人在谭老板的大别墅里缠绵悱恻到了天雷勾地火,完事后小赵医生还是潇潇洒洒的到浴室里冲个澡,换上干净衣服,清清爽爽地开着他那辆沃尔沃驶出庄园,留下谭宗明一个人落地窗前松松垮垮穿着睡袍哀怨的用威士忌解闷。

 

 赵启平对此的理由是,要让这种床伴的关系像恋爱一样保持新鲜感和神秘感就必须要保持距离,距离产生美,这才有情调,这是专家说的。他们之间虽然有性但不一定有爱,如果想让这段关系长久,就必须要有这种若即若离感觉,吃得到却又吃不饱,这才是美食的最佳享受度。

 

  谭老板自然是不相信这套狗屁理论,如果距离真能产生美,为什么那些异地恋的情侣到最后都是互相甩一个巴掌分道扬镳了,他认为现实往往比理论更具有说服力。

 

 不过他没敢再和他争,因为小赵医生振振有词地说着这些条件的时候正披了件半遮半掩的丝质浴袍在厨房里抄着把水果刀,捧着一颗大西瓜玩行为艺术。

 

  谭宗明发誓他真的不是想切西瓜吃,你见过有谁切西瓜的时候从中间一切两半之后直接在横截面把西瓜切成薄片的吗!

 

 那双指骨修长的手握在加长的水果刀上,平滑的指尖抵住薄薄的刀口,一刀下去,西瓜啪地一声炸裂,他能听到汁水从里面溢出来流到他的手上桌子上清泠的水声。

 

 赵启平回过头,湿淋淋的手晃着水果刀,又伸出小巧殷红的舌头把手上快要滴下来的汁水轻轻一勾,眼尾向上一挑问他:“你懂吗?”

 

 谭宗明下面一下子硬了,也顾不得他说了什么,夺了他手里的水果刀就把人按在平台上从正面狠狠操了进去,一边抽动一边吻着那两片带着西瓜清甜香气的唇瓣粗声粗气的对他说:“好,都依你。”

 

  于是谭宗明做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没能逮住机会施压让小赵医生跟他同居。

 

   灰头土脸的谭宗明此时只能一个人郁闷的坐在偌大的客厅里,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发愁。

  他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的小赵医生了,昨天晚上给他打过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匆匆忙忙的,说是这几天有个他经手的病人术后出现了并发症,需要二次手术。小赵医生的声音很疲惫,说了声让他早点休息便挂了电话,他们之间一向很少涉及除性爱以外的话题,更没有必要像恋人那样,花上宝贵的时间向对方报备自己琐碎的日常。

 

 谭宗明给自己倒了小半杯红酒一饮而尽,他若有所思的转着手里的高脚杯,难道是小赵医生又有新欢了?不会吧,他的技术没这么差劲吧,不会这么短时间就对他没兴趣了吧。谭宗明从沙发上弹起来,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喂,老严,我是老谭,我让你去查赵医生的行程你查的怎么样了?”

 “赵医生?哪个赵医生?”

 “就是我的……”床伴这两个字还是被他咽了回去:“就是第六医院骨外科那个副主治医生赵启平。”

 “哦……你等等……赵医生,赵医生,赵……赵启平,哦,有了,他这两天有好几台手术,基本上都在医院值班呢,怎么,你不放心啊?”老严调笑着说。

 看到照片上的人老严才想起来这人最近正和谭宗明打的火热。

 

 老谭跟老严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他的事情老严知道的比他自己还清楚。

 

“诶我说老谭呐,这不像你的风格啊,什么时候对你的床伴这么上心过?”

 老谭有过不止一个床伴他都明白,也都理解,毕竟他孤家寡人这么多年了,谁还没个需求不是?至于老谭的狩猎对象除了女人还有男人,这也不难解释,哪个成功人士背地里没几个特殊的爱好。

 不过像谭宗明这种从来都只有别人上赶着往他身边凑的人居然有一天会主动让他给调查自己床伴的近况,还真是从来没有过。

 “你不会是动心了吧?”老严试探着问。

 

 “怎么可能?”谭宗明立即提高了音量反驳道。

  电话那头的老严像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样笑了起来:“你别激动呀,我说老谭你也不年轻了,是该找个人安定下来了。”

 作为谭宗明的挚友,他也希望他能有个好的归宿,好不容易碰上个真心喜欢的,为什么不索性在一起呢。

 

 “你不也到现在没成家吗,还有立场说我?”

 “我那能跟你一样吗?我那是独身主义!”

 “少来,我还不了解你,你就是恐婚!”

 “喂喂喂,不带这样人身攻击的啊。”老严被谭宗明话气得哭笑不得。明明教育着他呢,这么扯到自己身上来了。

  谭宗明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行了啊,没事我挂了。”

 

  “诶诶,别着急啊,”老严急忙拦住他:“我跟你说一正事儿,我一朋友,开发了一个山庄,环境不错,主要是私密性特别强,这不马上五一放假么,可以带你家那位去那里转转……”

  “打住打住,老严,你这不是让我去度假的,是让我谈生意去的吧。”谭宗明狐疑道。“不去,你都开始给我揽生意了,老严啊老严,我看错你了……”

 “诶,行行行,好心都当驴肝儿肺咯,你呀,就跟着儿耗着吧!”听到好友居然这样说自己,老严心里有点气不过,愤愤的挂了电话。

 

 谭宗明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有些许怅然若失,在商场混迹了多年,他不知不觉地提防起了身边的所有人,特别是经历过金融危机那场致命的打击之后,他觉得每一个接近他的人都别有用心,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人家表面上客客气气的叫着谭总,说着恭维他的话,可实际上都是忌惮他的实力,想从他这里捞点好处。现在对老严,他居然也下意识地产生这样的想法,他感觉自己快要在金融圈这个大染缸里被淹没了。

 

 手机突然响了,是赵启平。

 他飞快的接通。

 

 “喂?小赵?”谭宗明心里有些兴奋,一时不知道是站起来还是坐下,绕了一圈还是半靠在了长桌柜台上。

 

  “嗯,在干嘛呢?”赵启平在他的硬凳子上坐直,脑袋使劲后仰给脖子做伸缩运动。

 

 他刚把最后一个手术病人从ICU病房推到普通科室,确定病人情况稳定之后才回了办公室,看到手机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想给谭宗明打个电话。

 不过他想想自己的确是好久没给谭宗明打电话了,放长线钓大鱼是没错,但他也不能老一动不动的把鱼晾着,偶尔也是要扯一扯线的嘛。

 

 谭宗明听到小赵医生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呼吸一滞,不过幸好赵启平看不到他这副失态的样子。他掩饰性地轻咳了一声,开始一贯调情的套路:“想你。”

 他立刻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声低得几乎可以忽略的轻笑,但他确信,赵启平一定是笑了。

 

 “我们好久没见了,你就不想我?”谭宗明问。

 “我不想你,但想你那根东西了。”

 

  赵启平的坦率让谭宗明下腹一紧,这个男人真的是随时都能撩起他的欲望,他不禁对他刮目相看了,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值得他谭宗明晾着身边一帮俊男美女跟他耗。 

 “怎么样,现在过来吗?我去接你?”

 

 “今天不过去了,我累了,想回去睡一觉,你五一有什么安排吗,我有几天轮休。”赵启平挤着太阳穴问。

 谭宗明心狂跳起来,这是要把主动权交到他手上?

 

“嗯……我的朋友给我介绍了一处私人山庄,听起来很不错,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山庄?包吃住吗?我可是个工薪阶层,去不了这么高档的地方。”

 谭宗明笑了:“跟我出去,还需要小赵医生自掏腰包?”

 “那就好。”赵启平扬起嘴角:“明天上午九点过来接我吧~别迟到哦。”

 “遵命。”

 

 谭宗明心情大好地挂了手机,抿了抿嘴唇又拨了一串号码。

  “那个……老严啊,你说那山庄在哪?”

-TBC-

 你们说下要不要写肉呢……虽然很可能是肉渣

 

 
评论(9)
 
热度(285)
© littlewind轻哨|Powered by LOFTER